失落的香港武侠电影——大牌云集,拍摄四年,却终沦落到网络播出

2022-05-26 19:25 来源: 青春热剧

  李仁港的《青面修罗》(2022年)最终以“网络电影”的形式公映。

  颇感意外。

  导演李仁港,并不是什么无名小卒——曾执导2019年吴京等主演的电影《攀登者》、2015年成龙等主演的《天将雄狮》、2008年刘德华等主演的《三国之见龙卸甲》、以及1999年张国荣等主演的《星月童话》;也曾和徐克合作执导过“黄飞鸿系列”。

  参与《青面修罗》拍摄的演员也并非没什么名气的新人——冯绍峰、胡军、金晨、吕良伟等一众大牌演员在其中饰演主角。

  影片的拍摄制作时间也长达4年多的时间。从2017年11月16日在象山影视城的公孙府正式举行开机仪式至今,拍摄加制作的时间早已超过千日。

  故事本身也是有着强大IP,改编自中国“第一刺客IP”、圆太极所著长篇小说《刺局》,讲述了在古代刺客组织“离恨谷”中,一位少年侠客如何成为天下第一刺客的惊险故事。

  《青面修罗》(2022年)最终以“网络电影”的形式公映。

  又不感意外。

  在某电影评论网站上只获得了4.2分的评分,足以说明很多问题——

  武侠电影的本质是「武」,还是「侠」?

  《青面修罗》是被定义为武侠电影的,这本是作为香港导演的李仁港所擅长的。长期以来,武侠片和警匪片就是香港电影的招牌。但试问一句,武侠电影的本质是什么?是“武”还是“侠”,我想,武侠电影之所以能够为更多影迷所喜爱,“武”是载体,“侠”才是核心所在。金庸先生所谓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,便是此意。

  “侠”的境界何在?

  王家卫在其《一代宗师》(2013年)中借角色之口说出了——见自己、见天地、见众生。

  远的不说,就说李仁港曾参与执导拍摄的“黄飞鸿系列”,除去酷炫的打斗镜头之外,黄飞鸿,作为一个武侠形象,他抗议的是身处清末时候遇到的种种不公正。甄子丹在《叶问4》(2019年)中也说到:我是一个习武之人,看到不公义的事情,我一定要站出来。这是我们习武之人的初心。

  也不一定说非要“见天地、见众生”,有时候光是“见自己”,也可以很好地说出一个动人的故事。“国师”张艺谋的作品《英雄》(2002年)中,李连杰饰演的无名最后放弃了刺杀秦始皇的复仇计划,这何尝不是一种“见自己”?

  所以,无论是向内的重新审视,还是向外的竭力抗争,武侠电影是有其本应该有的节奏与讲述方式以及追求所在的。当然,如果能有导演或编剧对于武侠电影有一种全新风格和内涵的阐释,也是可以被尝试和接受的。

  然而,《青面修罗》显然并不是一部好的武侠作品,这部据传斥资超过4亿的作品,拿着一个不错的IP,却将大量经费用在“特效”的制作之上,试图打造出一部“机械风武侠大片”,却到头来失了风格,闹了笑话。

  香港武侠电影的失落,是香港优秀导演的「青黄不接」

  《青面修罗》背后反映出的不仅仅只是这一部电影的问题。撇去疫情等客观因素的原因,香港优秀武侠电影的失落,更多还是拿不出好的作品,没有优秀的导演接档,而疫情导致的撤档,或者片源积压,不过是压垮香港武侠电影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
  那些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功成名就的导演,如徐克、刘镇伟、王晶等等,如今也都是六七十的老人了,精力毕竟也都有限,退意萌生。而且即使他们,偶尔也需要臣服于资本的力量,不能指望他们像“拼命三郎”一般工作。前两年,陈木胜、林岭东、钱国伟导演也都是在60岁左右的年纪,相继去世。

  20到50岁的中青年香港导演又接不上档,虽然也在尝试不断扶持新人导演,不过好像也就出了一个曾国祥、一个许宏宇。令人遗憾的是,前者被封了,后者迷失在资本的甜美梦乡中,转战了电视剧领域。反观内地市场,一大批诸如宁浩、陈思诚、徐峥、文牧野、吴京等新一代导演,早已在电影市场打出了“无限天地”。

  时过境迁,资本市场从来没有任何“矫情”,面对失落的香港武侠电影,唯有道一声珍重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  • 失落的香港武侠电影——大牌云集,拍摄四年,却...

  • 说英雄谁是英雄:曾舜晞打戏飒,杨超越出场惊艳...

  • 《重生之门》和《且试天下》放到一起,演员适配...

  • 《女士的法则》剧中暗示,李功明乃幕后主使,任...

  • 白鹿进组大女主剧《宁安如梦》!出演姜雪宁,三...

  • 王歆霆《桃花缘起》今日上映 与魏哲鸣上演痴情虐...